主页 > 学术前沿 >

2017-08-10 13:55:00 来源: 第一财经日报(上海)
        对于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为何刻不容缓,朱彤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:
一个是从煤电的关键指标利用小时数来看,已经变成现实的存在了。我们国家从2008年以来其实都已经在5500以下和4500之间波动的,就是说煤电的发电小时数,在2008年到2011年之间有一个小幅上升,到5000多一点。2011年以来是持续下降,今年已经4100多个小时。
        另外,从整个煤电行业发展未来的背景和趋势去看,当前我们面临能源转型: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,在电力行业就是可再生资源电力替代化石能源电力,从这个角度来看,未来煤电的空间其实是一个受限制的空间。
        如果不去化解煤电过剩产能,朱彤说,不去做很简单,如果你实行有饭大家分着吃,煤电的小时数比如五家机构了,现在变成十家了,那利润小时降一半。它带来潜在的影响是对效率的影响,你没有让有效率的企业吃的足够饱,本来它的效率比较高,这样把好的拖垮了,坏的更坏。
        对于这次煤电去产能中提到的30万千瓦以下的煤电机组要关停,朱彤有不同的看法,他说,如果30万以下的机组效益并不差,你凭什么把人家干掉,跟效益有关的不仅仅是规模一个指标,还有很多其他的指标,另外,从未来的发展来讲,面对能源转型,可再生能源电力会排在优先,而煤电机组会退到灵活补充电力的位置,反而这样的机组是越大越不灵活。
        对于去产能而引发的煤电企业合并重组,煤电联营新模式,朱彤坦诚煤炭和电力一直存在矛盾,他认为未来的合并,会朝着纵向一体化,上下互补型驱动。
海通证券给出煤电企业合并重组猜测:
中国神华+国电电力
央企中煤能源
国电投+华能
但朱彤更看重的是新能源对旧能源的颠覆,他认为这个时间不会太远,他说“现在只是溅起了一些浪花,但是从海底下看已经是机制在慢慢变了”。
 
资料来源:http://money.163.com/17/0810/14/CRG0BQR3002580S6.html